fulao2推广码分享

   初四这一天,快到晚上的时候,天气阴的厉害,厚厚的云层压着,寒风一吹,都带着一点零星的冰粒。

   “我擦,冷死了!”

   司马西楼跟晏楚楚去分店那边转了一圈,又去总店看了看,拿了贺师傅专门给颜沐做的春卷准备往山庄赶。

   “还有这些双头鲍,”

   贺园清现在在总店这边镇店,知道司马西楼要回山庄,又把才弄好的鲍鱼之类的装好递给他道,“这是我托人从国外捎来的,让小沐尝尝。”

   他本来就是京都名厨,上一次在比赛中独领风骚,更是又风光了一把,这一年精神也越来越好。

   当初刚从R国不孝子那里回来时的沮丧沉闷,几乎一扫而空。

   又加上司马西楼开分店给他算了技术股,新的人脉新的事业让贺园清老当益壮。

   而这一切变化,贺园清心里最清楚不过了,都是由于颜沐。

   颜沐的好食材,可以说让他的心境涅槃重生。

   贺园清又挺了挺腰板,不是错觉,这一年他身体明显感觉非常好,就算有时累狠了,睡一觉起来什么事儿都没有……

   就跟正当壮年的精气神一样!

   旅行的意义

   这么想着,贺园清又让人给司马西楼车上搬了一个保鲜箱:“那是N国的朋友给送的上等帝王蟹,给小沐也带过去尝尝!”

   “贺师傅你怎么这么偏心眼——”

   司马西楼一听就嚎道,“我冲你要了好几天你都不松口!”

   贺园清瞪他:“给你?给你就浪费了,暴殄天物!”

   晏楚楚连忙在一旁嘻嘻笑道:“走啦,司马——给谁的不一样,反正咱们都能沾个光!”

   小沐肯定不会小气,要吃也是大家一起吃。

   司马西楼哼哼了一声,贺园清哈哈大笑:“你小子行了啊,总店我亲自给你看着,你还不知足?”

   司马西楼又跟贺园清胡搅蛮缠一会儿,才在贺园清哈哈笑声中带着晏楚楚上了车。

   “你跟贺师傅吵什么,”

   晏楚楚白他一眼,fulao2推广码分享“没见你这么小心眼过,这点东西你也看在眼里争一口?”

   “你懂什么!”

   司马西楼透过车窗看到贺园清还站在原地看过来,连忙落下车窗又冲贺园清挥挥手。

   这才又升起车窗看一眼晏楚楚道,“大过年的贺师傅一个人在京都,儿子都没来看他——他一个人寂寞,我跟他闹一会儿,他高兴着呢!”

   晏楚楚一愣。

   她实在没想到,一向大大咧咧的司马西楼,还有这份仔细和善良。

   “看什么看!”

   司马西楼瞪她,“是不是看哥长得帅?”

   晏楚楚呸了一下转脸看向车外,莫名觉得脸上有点热。

   两人开了车往山庄赶。

   一出了京都市区,就感到风越来越大,小冰粒渐渐变成了一朵朵洁白的雪花。

   “下雪了!”

   晏楚楚惊喜道,“立过春了又下雪,这也算第一场春雪了吧?”

   司马西楼也很高兴:“下雪好,下雪回去我们吵小木耳吃火锅去!”

   “你就知道吃!”

   晏楚楚怼他,“下雪了,小心路滑,你开车慢点!”

   “放心,这天谁开快谁是疯子——卧槽!”

   司马西楼一句话没说完,就看到一辆车风驰电掣般从他车后疾驰过来,闪电般卷起一片风雪就没了影踪。

   “卧槽,怎么好像是慈哥的车子?”

   司马西楼吓了一跳爆了一句粗口后才反应过来,不由十分吃惊,“我没看错吧?”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