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网页

   “小影……”小庄听到这个名字,终于放松下来,可这口气一松,他整个人顿时昏倒下去,顺带着把高鹏也带倒在地。

   “小庄。”小影见状大急,几步跑到小庄身边,抱起他的头哭喊道:“小庄,小庄,你醒醒,你怎么了?你醒醒。”

   小菲则是跑到高鹏身边查看一番,发现他并无大碍后,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 高鹏有气无力的对小影道:“他没事,只是脱力而已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,我排长怎么样?”

   小菲闻言忙对高鹏道:“放心,他也只是脱力,喝了几口水,昏过去了。”

   “哦!那我就放心了。”高鹏说完这句,整个人放松下来,四仰八叉的瘫在了地,动都不想动一下,虽然他还没昏过去,可他现在也只想好好睡一觉。

   最后小影留在原地照看三人,小菲回野战医院叫人,高鹏看了抱着小庄暗暗垂泪的小影一眼,缓声道:“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见到你了,等他醒过来,估计会乐坏了吧!”

   小影听到高鹏的话,擦了擦眼泪,好奇的看着高鹏道:“你认识我吗?”

   小影的声音软软糯糯,温柔无比,高鹏是真有些羡慕这小子,能有这么一个极品女友,即漂亮又温柔。

   “认识,怎么会不认识?我跟他下铺,他给我看过你的照片,也讲过你们的过去。”

   “说起来这小子也是真傻,他之所以会来参军,就是为了你,没想到他还傻人有傻福,居然真的见到你了。”

   听完高鹏的话,小影顿时破涕为笑,眼睛弯成一对新月,心底甜得像吃了蜂蜜一样。

   旅行的意义

   很快小菲就带着人回来了,他们用担架将三人抬回野战医院,高鹏在被抬担架后,对小菲说了一句“谢谢”,便安心的睡过去。

   ……

   不知道睡了多久,高鹏醒来时,已经是太阳偏西的时候,他看看身,湿透的迷彩服已经被换下,穿了病号服。

   也是他知道自己暂时安,所以睡得很安心,很深沉,连自己的衣服被人换掉都没醒过来。

   体力基本已经恢复,高鹏伸了个懒腰,掀开被子下床走出帐篷,找个执勤的战士问清小庄与陈排所在的帐篷后,便径自走了过去。

   陈排正蒙着被子睡觉,高鹏没有打搅他,直接往小庄所在帐篷行去,帐篷中除了躺在床的小庄,就只有小影与小菲在。

   小影坐在病床边紧紧抓着小庄的手,小菲静静站在她身后,怔怔的看着小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 她跟小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小庄的存在,通过小影已经在她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,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,其实她对小庄已经有了一种异样的情愫。

   防火防盗防闺蜜,不是没有道理的,老在闺蜜面前提自己的男朋友,从某种程度来说,也是一种自找麻烦的行为。

   “小庄还没醒吗?”

   听到身后的传来的声音,小菲与小影齐齐回头,见是高鹏,小菲微笑道:“还没醒,看来你的身体素质是他们中最好的了,第一个醒,没事了吧?”

   高鹏笑笑,道:“已经没事了,还得感谢二位的救援呢!”

   “枪,我的枪……”

   便在此时,病床的小庄嘴里嘀咕了几句,双眼突然睁开,猛然坐了起来。

   “小庄,小庄,你醒啦!我是小影……”小影欣喜的连声呼唤,可小庄醒来后只一个劲的念叨:“枪,我枪呢?”

   高鹏见状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前几步拍拍小庄的脸,道:“嘿,兄弟,醒醒,醒醒,枪还在,放心吧!还认识我吗?”

   “大鹏,枪没丢吧?”

   “没丢没丢,放心,陈排也没事,他在睡觉呢!臭小子,你先看清你面前的是谁好吧!”

   高鹏连声对小庄叫道,随即对小影苦笑道:“小影你别介意,他刚刚醒过来,还处于半迷糊状态,现在脑子里出现的是昏过去前最后一个执念。”

   经过高鹏的安抚,小庄镇定下来,此时似乎是终于回过神来,愣愣的看了小影十几秒,大脑终于重新恢复运转,表情变得愕然,“小……小影?”

   小影嗔怒道:“你终于认出我了?”

   小菲与高鹏对视一眼,笑道:“走吧!咱们别跟这当电灯泡了,这对小情侣久别重逢,让他们好好聊聊。”

   高鹏无所谓的耸耸肩,跟小菲一起出了帐篷,不过也没走远,就在帐篷外守着。

   听着里面两人传来的对话,高鹏与小菲乐不可支,随意聊了几句,等小庄出来后,两人就一起去与陈排汇合了。

   之后的情况与原剧情没什么两样,此时高鹏也没什么好主意,便任由事情按照原剧情进行了。

   他们通过小菲的关系,借用医院的无线电与前指取得联系,苗连同意了他们爆破蓝军战略导弹阵地的方案。

   随即自然是引来特种部队的追剿,他们躲入女兵宿舍逃过一劫,次日依然是小菲的关系,他们坐了导演部给野战医院送给养的直升机。

   从陆航团下飞机后,他们距离导弹旅的战略导弹阵地只剩十多公里,只要速度够快,不用两小时就能赶到。

   顺顺利利的赶到导弹旅,无惊无险的潜了进去,三人很快就找到一辆代表战略导弹发射装置的解放车。

   陈排拔出方向盘底下的两根点火线一碰,汽车立时启动,陈排开着车冲向导弹旅其他发射装置所在。

   到达位置后,三人下车,对着追击而来的导弹兵一顿点射,灭了对方十数人。

   可这里是一个旅的驻地,他们又能打多少?陈排当机立断,大喝道:“别管人了,炸车。”

   高鹏与小庄解下背的模拟炸弹,扔进车底,随着“砰”的一声,腾起大量烟雾。

   陈排心满意足的摘下自己的头盔,笑道:“别打了,我们阵亡了。”

   一群导弹兵面色不善的站在十几米外盯着他们,高鹏敲了敲陈排,轻声道:“陈排,有些不妙啊!赶紧闪,我殿后。”

   果不其然,高鹏话音刚落,导弹兵中一名等兵大喝一声“给我揍他们”,数十号人一起扑了来。

   “快走,想挨打呀?”陈排一拉还在发愣的小庄,屁股着火似的向后跑去。

   “你们想干什么?输不起吗?再过来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高鹏跟在两人身后跑了一阵,发现越来越多的导弹兵围过来,不由对那些导弹兵怒喝道。

   谁知导弹兵们充耳不闻,高鹏怒了,当下不再逃跑,回过身来,将枪扔在一旁地,反迎着导弹兵冲了去。快猫网页